励志天天看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地震中的感人故事

视频介绍
(友情提示:内容比较费流量,建议大家在WIFI下观看)

苟晓超教师生在1984年九月份,2007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重庆市西南大学软件工程专业,2012年八月以全乡第一名的考试成绩公务员考试成老师,放弃了留到县里工作中的机遇,而赶到该地小执教。因出色的主要工作业绩和崇高的观念品性,2020年4月,被院校发展趋势为申请入党积极分子。4月28日刚举办了婚宴……

当灾难来临时,通江县洪口镇在永安坝村小学老师苟晓超常规在教学大楼巡视。当赶到三楼他所需的教师培训班时,58个小孩正甜甜地熟睡。他缓缓的回过头来,正提前准备巡视下一个班集体时,忽然,一阵地动山摇,整幢教学大楼猛烈地发抖晃动,门玻璃窗噼哩啪啦……

“不太好,地震灾害!”苟教师脑子里出現了这一恐怖的想法。

“快逃,教学大楼要垮了!”源于本能反应,他大声喊叫学员赶紧脱险。另外,他高声通告在二楼和一楼巡视的诸位教师。熟睡中的小孩被忽然吓醒,还糊里糊涂,手足无措。“快逃,风险,快,快……”他一边高声呼吼,一边快速抱住两位小孩直往楼底下冲去,保持清醒的十余名小孩紧跟而下。来到楼底下,连一口气都赶不及喘,他返身奔向三楼,这时,150多名小孩正从楼梯道往下涌来,他全力赶到三楼,又抱住两位学员向楼底下冲……

他再一次冲到三楼抱住两位小孩向楼底下跑,刚抵达一楼路面的最终一级室内楼梯时,楼房顶层顷刻塌陷,砖头、混泥土、门玻璃窗劈头盖朝向她们扑面而来。就在哪一瞬,一块约重一吨的砖头和混泥土砸向他的小腿肚,他本能反应地将两个孩子“藏”在怀里,用自身柔弱的躯体遮挡天降的砖头……他的两腿被无声无息砸断,乳房、头顶部也遭受了重挫,猛然扑倒在血泊当中。

“我……也许……不行,快……快……救小孩!”飞快赶到的老师和人民群众在搬他的身上的砖头和混泥土时,他时断时续地说着,并艰辛地用手指向楼房顶层,“上……上边……还……也有……”

中午4时20分,当他被转到县里医院门诊救治的中途,因伤情太重悲剧献上了年青而珍贵的性命。

两个孩子安然无事,但苟晓超却始终地走了。

“大家村里人都说苟教师年青,书教得好,对学员承担责任,人又随和,像那样的教师不常见,这么大的祸如何出在他的身上哟……”一位老大娘泪如雨下地说。13日一早,当新闻记者赶赴现场时,塌陷的教学大楼前已布局了长长的警界线,一些学员仍在泣不成声。

“我想苟教师,我想苟教师……”九岁的莘能军歇斯底里地哭叫着。

太婆两手刨出67岁老伴儿

五冶医院的空闲地,在短期内内架起了3个临时性户外帐篷,专业救护在地震灾害中负伤的群众。前一天夜里10点35分,五冶医院已接诊了12位来源于彭州市的地震灾害伤员。其中2位受伤,还没有摆脱生命威胁。

校长助手曾荣蓉详细介绍,当日中午3点半之前,医院门诊以更快速率架起了3个户外帐篷,接诊地震灾害伤员。因为彭州市、都江堰市遭灾比较严重,医院门诊4台急救车所有考虑赶去救治伤员。截止到夜里,早已往返三趟。昨晚9点的情况下,医院门诊一共接诊了12名彭州市的伤员。

“你千万别急事啊。”在户外帐篷架起的临时性医院病房,几位地震灾害中的伤员娇吟着。67岁的李成贵头骨负伤,满脸血水的他刚从晕厥中醒来时,观念还一些糊涂,只不断喊:“疼……疼……好疼啊……疼……”他的老伴儿杨蓉芬在一旁焦虑不安地拉着李成贵的手。

杨蓉芬说,她们是彭州市通济人。那时候,两个人已经屋子里,不久吃过饭,已经灶房整理。忽然,一阵猛烈的摇晃,瓦块、砖块天降。她喊了一句“糟了”,就拉着李成贵往外跑。她前面刚摆脱房间门,房屋就全部塌了。她回头一看,老伴儿下身被砖块埋往了,手伸在外面乏力地挥舞。她的心那时候就沉了,哪些也不管不顾,赶快用力刨着砖块,要想把老伴儿拉出去。

“那时候认为他快不行。”幸而,隔壁邻居闻讯赶来,和她一起,用木棍一块一块地撬起埋藏的砖块。一个半多小时后,李成贵总算安全得救。

教师手臂护着四个学员

深更半夜的德阳市汉旺镇,寒风叹息声,悲声四处,呼啸而来的急救车最能给人产生一丝抚慰,那代表着又有一个性命在冲向期待。

5月14日23时50分,急救车的汽车鸣笛声传遍汉旺镇——中国地震紧急救援管理中心的援救工作人员在德阳市东汽中学的塌陷教学大楼里持续解救了4个学员。

“我表侄女是高二(1)班的学员,若不是有她们教师在上面护着,这4个小孩子一个也活不了!”被救女孩刘红丽的小舅对新闻记者说。

“哪个教师呢?”

“唉,他……他但是个好人,英雄啊!”说着,刘红丽小舅的眼眶红了。他告知新闻记者,那就是一位男老师,快五十岁了。

5月14日一早,建在运动场上的临时性停尸场中,新闻记者从工作员手上的尸体登记册里,查来到这名英雄人物老师的姓名——谭千秋。他的尸体是13日22时12分从废区中扒出去的。

“大家发觉他的情况下,他手臂张开着趴到课桌椅上,跨下狠狠地护着四个学员,那四个学员都活了!”一位援救工作人员向新闻记者叙述着那时候的情景。

谭老师的老婆张关蓉已经细心地擦洗着老公的尸体,脸部的每一粒风沙都被轻轻地拂去,细细地整理凌乱的秀发,梳成他死前习惯性的头型。谭老师的后脑勺被混凝土楼板砸得深凹下……

当张关蓉拉上谭千秋的胳膊,要给他们擦去血渍时,老公肌肉僵硬的手指头再度触疼了她敏感的神经系统:“昨日抬过来的情况下還是软绵绵的,咋就越来越那么硬啊!”张关蓉轻轻地揉着老公的胳膊,泣不成声……

便是这鞋曾散播成千上万专业知识的胳膊,在地震灾害产生的一瞬间,又从黑崎一护手上抢回了四个年青的性命,他胳膊上的伤疤清楚地纪录下了这一切!

“那……那一天早晨他……他还跟平时一样,六点就……就起来了,让我们的女儿洗漱间配戴好,带著她出来散散步,随后很早地赶来院校上班了。这一走,就……就从此没回家,闺女仍在家中喊着‘父亲’啊!”张关蓉早已嚎啕大哭。

“谭老师是大家院校的教务主任,兼着高二和高三班级的思政课。”陪着张关蓉守在谭老师尸体旁的朋友夏开秀老师说,“在大家院校的教师里,他是最心痛学员的一个。走在校园里的情况下,远远见到地面上有一块小石子,他必须走以往捡走,怕学员们玩乐的情况下负伤……”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